大众版| 专业版| English
专业版| English

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

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专题

【“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“华信好故事优秀征文选登】十年相伴,一路相随

作者:张丽媛 来源:儿科 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微信图片_20190703162851.jpg

  2010年2月的一天,我第一次来到北京华信医院。院里的红梅正傲雪绽放,暗香撩人,让我莫名地生出一种亲切感。从此,我便与华信医院结缘。

  十年的工作时光如白驹过隙,我在这里哭过、笑过、累过、痛过,点点滴滴都是我和医院血脉相连的印记。十年相伴,华信医院已经融入我的生命,是我心中另一个家。

  这里是我人生新的起点,是我成为妈妈的地方。

  怀大宝那会儿肚子鼓起一个包,我向大家介绍这是大宝的“脚”,还请大家来摸,一时成为趣谈。我产检时,张春燕主任看了一眼说“是肌瘤”,我慌了,后来很快安排我住院,在剖宫产手术的同时切除了肌瘤。2018年我生二宝,进入手术室前,张主任握住我的手说:“小张,放轻松,没事的!”这次我一点都不紧张,因为除了信任,还有一种家的归属感。

  这里是我职业生涯的锻造地。

  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医学的世界更是如此。当危重病人经过抢救转危为安时,当疑难杂症经过推理拨云见日时,这种成就感与使命感督促我们不断进取,努力向上。

  成长总伴随着阵痛,真正的医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。刚毕业那时我踌躇满志,我在工作中能根据患儿的症状体征得出诊断,但面对患儿家长有时对我们工作的不理解,也常无可奈何。我慢慢认识到,医学不仅仅是一门学问,而是涉及社会、心理等诸多方面的交叉学科。

  一天夜里我们拼尽全力抢救一个孩子,可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奇迹。他的妈妈一边哭,一边拿出孩子的衣服、围嘴、袜子、帽子……一件一件摞在一起,像一座座小山。那一刻,我的心都要碎了。当我看到病情危重的孩子被家人放弃时、当我看到有先天缺陷的孩子无法医治时,这种无力感一度让我陷入迷惘。但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,我也逐渐领悟到医学是“偶尔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医疗技术之外,安慰也是医学的一种责任,它饱含着深深的情感和人文精神。

  这里是我挥洒青春的地方。

  拼搏的日子最美,经历的人才能体会。刚参加工作那年,有一天我值夜班,病房里仅有的4台呼吸机已在全部运转,这时又有一个孩子因气胸呼吸衰竭了。焦急中我无计可施,只能手动排气,2小时后,我崩溃了。凌晨3点,我刚要给主任打电话,电话却先一步响了。王俊怡主任详细了解病房情况后表示随后就到,最后她问我,“要是我没有打来电话,你准备怎么办?”我带着哭腔说:“我正要给您打电话!”那时儿科人员短缺,全科上下撸起袖子一起干。遇到抢救,医生们随叫随到,不管白天黑夜,风雨无阻。紧急转运患儿时,护士即便因奔跑摔倒,磕破了皮,也会保证孩子毫发无伤。正是因为我们全员的齐心协力和无私奉献,我院儿科从区域转运中心到北京市危重新生儿救治中心,一步一个脚印,一年一个台阶,用真心和实力赢来兄弟单位的信任和支持。信任不是空口白话,而是性命相托!

  这里是我收获手足情谊的地方。

  就在几天前,一个重病的孩子急需拍腹部立位片,以确定是否需要手术。电话刚挂,放射科的杨文东大夫推着床旁机器进了病房。我看他脸上挂着汗珠,便随口一问:“这么热呀?”他静静地回答:发烧了,没事!”那一刻,我语塞了。为了保证图像的清晰,我决定托着孩子暴露在放射线下,无奈一个人无法完成,护士梓悦帮我扶板。最后,姿势摆好了,却发现把门堵了,这样一来,杨大夫就得跟我们一起暴露。我刚要表示歉意,他却先开口说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给孩子拍好就行。”

  儿科承担着危重新生儿转运的任务,经常需要其他科室协助,每次得到的都是倾力支持。放射科,心脏中心胸外科,超声科,检验科,药房,车队……很多同事都是第一次见面,却总是慷慨相助。在我院执业医师微信群里,只要有人需要帮助,求助的人总不会失望。正是因为这样手足情深的幸福,才让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骄傲去冲锋陷阵。

 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?很庆幸我的十年芳华没有虚度,而是献给了华信,献给了儿童健康事业。今年,我院迎来60华诞,新一期病房楼即将拔地而起,新技术新服务百花齐放,万象更新,前景无限。身为“华信”大家庭的一员,我衷心地祝福,北京华信医院生日快乐!各位医务同仁幸福安康!

  期待下一个十年,在这里,遇见更好的自己!